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 > 邪教辨析 > 正文

熟人眼中的李洪志

2016年04月27日 08:57    作者:陈哲    来源:凯风吉林    [纠错]

  李洪志把自己装扮成“宇宙主佛”,拥有“四大神通”,诳骗了不少信徒的钱财,伤害了不少弟子的身心健康,破坏了许多幸福的家庭。其泯灭人性的所作所为引起了许多熟悉了解李洪志身边人的愤怒和谴责,他们纷纷发声,揭穿这个欺世骗人的大神棍。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这个伪“主佛”在熟人眼中到底是怎样的,这有助于人们知道一个真实的李洪志。

  老师、同学眼中的李洪志

  1960年至1966年,李洪志曾在吉林省长春市读过小学和中学,让我们来看看李洪志在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李洪志的小学班主任杜万衡说:“(李)在学校,很一般,至于说是‘功能’啥子,咱们从来没发现过这些,那就是没看到,就跟一般学生一样。”

  与李洪志一起就读于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的徐占璞说:“我和李洪志一起长大,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上学时,李洪志可能受了父母离异的影响,性格内向,但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长春市第五中学教师陈殿武证实,李洪志上中学时“一手”也没有露过,后来“传法”给人治病,给他治疗腿上静脉血栓时,只是拍了拍,没起一点作用。

  长春市第48中学的老师还记得,一次考试的一篇作文是300多字的小短文,李洪志写得歪歪扭扭,错字连篇……

  邻居眼中的李洪志

  经记者采访,看看李洪志在长春市的一些老邻居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邻居王大妈说:“李洪志这个人性格暴躁,为人蛮横,就说他打我们家二小子吧,当时是1977年,有一天我在楼上听到楼下传来孩子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便跑下楼来看,只见20多岁的李洪志正飞起一脚把我们家八岁的孩子踢出一米远,我就质问李洪志为什么打小孩子,当时李洪志说‘小孩碍我的事儿就得打’,还扬言要连我一起打。”

  还有一次,邻居小石因一句话,就招来李洪志一顿暴打。当时小石正在楼下磨刀玩,李洪志看见就问磨刀干什么,小石随便说了一句不干什么,李洪志转身就走,不一会竟领来五六个年轻力壮的人,没等小石反应过来,就把他围在中间乱施拳脚……

  李洪志的邻居杨大爷说:“李洪志不但暴打小石,还拿过菜刀跟人干仗,曾被抓进过派出所,像这种人连基本的德性都没有,还讲什么‘真善忍’,简直是个十足的骗子。”

  邻居刘大妈回忆,1992年12月,居民楼失火,大火很快烧着了刘大妈的房子,再往右过了楼道就是李洪志的房子。刘大妈和消防队员一起在楼道处翻开楼板,打通防火道,火源被阻断,李洪志的房子才免遭火舌吞噬。这次大火使刘大妈失去了孙子。时隔不久,李洪志的弟子竟传出话,说李洪志的房子烧不着,是因为“佛”在保佑他,李洪志修炼成“佛”,可以避邪消灾。刘大妈泪眼模糊愤愤地说:“李洪志竟然这样撒谎,要不是打开我家楼板,不烧着他家房子才怪。他的学生说我家房子离“大师”家近有福,可这‘福’就让我失去了两个亲人。”

  李洪志楼下一位知情的邻居说:“我们与李洪志做了多年邻居,也没见他有什么特殊功法,只是他‘出名’后,才有许多人排队找他看病,每看一个收20元。”

  老邻居杨大妈说,有一次,外地农村来的两位老太太来朝拜这位“大师”,两位老人都有60多岁,很虔诚地让他为其治病。当时杨大妈想看李洪志怎样治病,可一来到楼梯口时,被两名“站岗”的年轻人挡住,说“大师看病,不准干扰”。听到屋里传来“啪、啪”声,杨大妈趁人不注意,站在窗外往里看,原来是李洪志在打老太太耳光,一连打好几个来回,打累了就问:“有感觉吗?”两位老人不知是恐惧,还是支持不住,全身一个劲发抖,临走时李洪志向每人索要50元钱。杨大妈看到这些心里很难受:原来“大师”的耳光也这么值钱。

  战友眼中的李洪志

  1970年至1978年李洪志参军来到部队。李洪志在早年的同学、战友、老领导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战友王国庆:“嘿呀,偷鸡呀!李洪志鬼点子多,在外边撒点苞米,顺着道撒到我们寝室,鸡就跟过来了,然后把门一关就抓。这小子个子高,胳膊长,一抓一个准,抓完之后,把两个鸡膀子一别塞麻袋里,最多有一次抓了11只鸡,后来因为谁杀还有矛盾,他指使另一个人杀,那人不杀,杜春林也不敢杀,完了李洪志说不杀拉倒,不杀都放了,咱谁也别吃,结果一麻袋11只鸡倒出来之后,把膀子一解开,死了7只,没办法了,不吃也得吃了。”

  王国庆接着说:“在我们临去八一演出队之前,那是四月二三号,我们在长江路,最早有一个乌苏里餐厅,下面有一个面馆,那都是国营的,我们吃面,吃完面出来有一个小子撞我,其实那个时候就是,现在说就是流氓滋事,撞我,那你看我们三个人,我肯定我也那啥呀,吵吵起来了,吵吵起来之后,那小子一看我三个人,跑了,李洪志反应快,我们撵不上他,李洪志喊:‘抓小偷!’他一喊抓小偷,前面人给他截住了,一截住,我们三个人上去给人一顿打,就这么帮我打过一次架。

  王国庆说:“我就感觉他大话太大,什么话都敢讲,别的没啥。”杜春林:“我看他就是一个正常人,没有什么,法轮功我也不懂,他那本书只是在别人桌子上看见过,就是练法轮功的人,我只看过他的照片,内容也没看,就这么个意思。”

  战友杜春林:“他给我治过病。有一年在四十八中张老师家,好像是过年聚会,他说他会气功,那时侯还没有法轮功,咱也不懂,他就给我治了一下,完了第二天还是第几天,就上我们家去了,领着他姑娘去的,又给我治了。这是实事,但他也是好心,他给我治了,可没好。”

  战友王振久:“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同桌就餐,同室排练,同睡一张通铺,一道演出的战友高晓虎是这么说的,“李洪志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人。”当时是军事化管理,排练、演出十分紧张,不可能有时间去练什么功。更没有人发现李洪志有什么功法。“记得是在1993年,我和当年女演员班的王庆华与李洪志偶然见过一面。”见面后,李洪志说他会气功,王庆华说正好腰疼,要他给治一治。李洪志便装神弄鬼地发起了功,又在王庆华后腰拍了几下,说:“好了,肯定没事了!”我偷偷问王庆华:“怎么样?”王庆华苦笑一下:“没什么感觉。”从那以后,我见到迷信或者练“法轮功”的人都直率相告:“你们可千万别听他瞎掰!”

  李洪志在部队的原老领导宋鹏林如是说。“李洪志能写书,鬼才相信呢!”宋鹏林老人回忆道。“李洪志1970年至1972年在文艺宣传队里吹小号,在队里工作很一般,没有什么抱负和追求。当时场里实行军事化管理,排练、演出很紧张,没有时间去练什么功,更没有人发现李洪志会什么所谓的‘功法’。特别是李洪志不守纪律,那在全军马场都是有名的。他1972年春节回长春探家,一直到4月底还没回场,连假都不请。回来后他挨了批评,还与人吵架。”

  宋鹏林回忆道:“李洪志来场时,我亲自查看过他从长春迁来的户口,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生日是7月7日,跟‘芦沟桥事变’同一天嘛。后来通过看电视、报纸,才知道李洪志把自己的生日改了。”

  同事眼中的李洪志

  1982年4月,李洪志复员到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任干事。看一看同事眼中李洪志是什么样子的。

  当年和李洪志在同一科室工作的陈女士和宣女士讲,“为了一个小科长的位子,他什么损招没用过?当时是李炳忠当科长,老李这个人也很正派,李洪志在科里是个害群之马,心里极不健康,总是疑神疑鬼的,有时我和李科长在屋里说个什么话,他就站在门外偷听,有两次我开门差点碰着他的头,总认为别人说他坏话,他平时又吊儿郎当,李科长批评过他几次,他就怀恨在心,经常拉拢我们副科长说:咱们俩把李科长这老东西整掉,就让你当科长。他还专门编造了一封匿名信,说李科长贪污公款,用公款给自己家里买这个买那个,用公款大吃大喝,最后把我们李科长气得住了院,你说这小子有多损?”

  同事高秀岩清楚地记得一件事情,“有一次,我和李洪志就因为一点针鼻大的小事发生口角,说实在的,在一个单位工作,凡事我还是能谦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吵过了也就拉倒了,也没往心里去。可事后不几天,我下班回家发现我的自行车两个轮胎全没气了,当时也没有把事想得那么坏,就把车子推回家了,我爱人帮我把外胎扒掉,干补也补不上,最后给内胎打上气往水里一放,居然有80个针眼,我当时心里就犯嘀咕,谁这么损,扎一下两下就得了呗,一下扎了80个针眼,你说气人不?事后,才知道是李洪志干的。打那以后,我不再搭理他。”

  妇产医生眼中的李洪志

  1999年3月,李洪志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时说:“这宇宙中我的年龄最大,你们谁也没有我大。”在2002年3月《北美巡回讲法》中李洪志关于自己的描述是这样的:“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生命看到过我,没有生命叫过我什么,我也没有形,也没有名,与宇宙中一切所构成的东西都不相同……”

  李洪志所描述的无影无形无寿的神秘身世在为李洪志亲手接生的潘玉芳老人眼中是这样的。据潘玉芳老人回忆,李洪志的父亲李丹、母亲卢淑珍相识于1951年春季,于1951年秋天结婚。1952年夏天,是年33岁的潘玉芳被请至住在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镇(现公主岭市)河北三道街的李丹、卢淑珍夫妇家中,为卢淑珍接生。卢淑珍分娩时难产,疼得难以忍受,潘玉芳不得已为其注射催产素。如果不是注射了催产素,恐怕母子俩都会有危险。当婴儿生下来时,已经全身发紫。这个婴儿便是李洪志。

  医生眼中的李洪志

  1999年7月25日李洪志对美国《新闻日报》记者说:“我从未去过医院,也从来没有生过病。”李洪志真的没有得过病?看一看吉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的李英杰眼中的李洪志是什么样子的

  1984年7月8日早晨李洪志突发急性化脓性阑尾炎,高烧38.9度,住进吉林省人民医院普通外科。据当时为李洪志看病的主治医生、现任这家医院副院长的李英杰介绍,李洪志于1984年7月8日早晨突发急性化脓性阑尾炎,高烧38.9度,住进吉林省人民医院普通外科,当天下午做了阑尾切除手术。手术后,李洪志在医院住了10天即痊愈回家了。

  早期合作者眼中的李洪志

  宋炳辰、赵杰民是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看一看他们眼中的李洪志是什么样子的。

  宋炳辰说:“有一次他母亲和他妹妹回到长春来,因为这是老家嘛,好多邻居,还有李洪志在这块,他回来, 在一个班上,都散场了,散场以后,大部分人都走了。他母亲和他妹妹,还有一些学员,一个女学员,大伙搀着他从台阶上下来,说“你看你这个儿子”, 当着他母亲讲:‘你这个儿子他多了不起。’说一些恭维的话,他母亲当时就乐了:‘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他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 你别听他瞎白话。’”

  赵杰民说:“因为他治病治不了,所以演变成讲法,因为也不治病,最后演变成我是传法,不治病,有病, 你也别来上我这个班了。我传的是大法,我是往高层次带人的,所以他是有这么个演变过程。”

  亲属眼中的李洪志

  1991年5月李洪志来到泰国投靠妹妹李萍和妹夫孙森伦。2014年4月,孙森伦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让人们彻底看清李洪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孙森伦先生在书中气愤的说:“那我也应该是他出名的大恩人了吧!别的不说,他来泰国时,吃我的,用我的,这些都是赖账赖不了的……无论他们想中断或隔绝十年或更长的时间,也永远改变不了我是孩子的父亲的客观事实。”

  李洪志原大妹夫刘佳奎说,李洪志小时候家境困难,住简易房子,需要烧煤、烧柴,但我从没有看见李洪志用他的功能“搬运”过一块柴、一块煤。1987年,李洪志在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上班,当时要精简人员,李洪志害怕自己被精简下去,就来找我帮忙。刘佳奎说,李洪志既然是“佛”,这样一件小事还用得着找我吗?“佛”都来求我,那我岂不是比“佛”更厉害,成了更大的“佛”?所以,李洪志的那一套根本就不能相信。李洪志大讲“真、善、忍”,却对自己的母亲都不愿抚养,把责任推到妹夫身上,而且,李洪志的家人和亲友中,没有一个练“法轮功”的。

  事实上,更能证明李洪志是骗子和假“主佛”的应是遭受邪教法轮功毒害的当事者及其亲人。

  洞识一个人莫过于熟人。上述熟人眼中的李洪志告诉人们,李洪志就是一个心胸狭窄、报复心极强且自私自利、行为乖张、满嘴谎言、忘恩负义、品质不良的一介常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悲天悯人,救苦救难的“宇宙主佛”和“创世主”。

  认清李洪志的真实面目,有利于人们远离邪教,远离法轮功。

 

【责任编辑:清风】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