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 > 案例追踪 > 正文

“全能神”让我无家可归

2016年03月21日 16:30    作者:王兰芬(口述)王景顺(整理)    来源:凯风吉林    [纠错]

  我叫王兰芬,今年 62岁,长白县马鹿沟镇龙岗村人,儿女双全。上世纪90年代,跟丈夫在家种地,家庭生活殷实。丈夫王兆德是个头脑灵活的人,他信誓旦旦跟我说:“现在政策好搞家庭养殖政府给予扶持,咱以前有繁殖猪仔的经验,我考察了市场,非常缺货,只要咱俩一条心好好干一定能挣大钱”。他讲的一番话后,我也考虑了很多,当时也想趁年纪不算大多挣点养老钱,特别是有这么好的优惠政策做后盾,一心想跟丈夫卯足力气大干一场。这时,村干部了解到我想致富的想法后在村集体林里为我特批了3米的木材。还组织党员、村干部义务帮我盖起了200平米的猪舍。当年开春我就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买下了7头育肥猪、两头种猪、5头母猪繁殖猪仔。由于我按科学饲养加上以前积累的经验又改良了猪仔的品种,生下的猪仔个个像“小老虎”,要猪仔的养殖户得提前几个月预订。当年,我就除去成本纯收入就达3万余元。我家也成为全乡十里八村有名的养殖大户、致富典型。我的致富经验也带动了一些人,他们也像我一样搞起了家庭养殖,走上了共同致富的道路。县畜牧局给我的养殖场挂牌,镇政府为我颁奖。从此后我就靠育肥猪、繁殖猪仔养活我的全家,收入也逐年增长。我的孩子也特别争气,相继考上了大学,当时的日子过得特别舒心。 

  我家破产的日子是从我接触“全能神”开始的。前几年劳累过度加上更年期,我身体已大不如前了,严重的风湿病使我疼痛难忍,夜不能寐。我就去县城找医生看病碰上了本村嫁到城里的姐妹,她很神秘地告诉我说:有个“神”叫“全能神”是最大的“神”是比基督更高层次的神灵。信它,你什么病都没有了,以前信耶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神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不信奉神、不追随神人类将会毁灭,只有信奉神、追随神的人才能逃过世界末日,保住性命。临走,她还从包里掏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等小册子送给我,还叮嘱我有空时好好看看,说有很多事情这些书上都说的很明白。从那以后,我就参加他们的聚会活动,也乐之不疲从乡下打车到县城聚会点。她还告诫我说;凡参加聚会活动者,要忠诚神要守规矩,不能随便对外讲,一切都得按“神”的旨意行事,否则,就是对“神”的亵渎,还将遭受“神”的惩罚的。当时我还想信“全能神”的人不会生病,即便死亡也不会痛苦,只要为“神”的作工,就可以得到通往“天堂”的钥匙。于是,我就从不放过每次的聚会,家里农活在忙,也跟我没关系,心中只有“神”。就这样,为了“聚会”“传福音”家里的养殖、农活就全不管了。为此,丈夫多次埋怨、指责我,跟我提出了交涉,并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信了。可我却置若罔闻,根本不予理会。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从此蒙上了一层阴影,也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2003年年初,为了避免和丈夫吵闹,无论是聚会,还是外出发资料“传福音”“拉人入教”等活动,我就干脆瞒着丈夫孩子偷偷外出,一连八、九天不回家。为了表示对“神”的虔诚,我还瞒着丈夫从家里拿出辛辛苦苦积攒的3万元存款奉献给了“神”。从此以后,村里人说我养猪养的成了“猪脑子”中了邪,是精神病,他们说这个我都不理会,我到是认为自己是“传福音、做好事”,是给很多的人带来幸福……。农村推行新型合作医疗的时候,村会计动员我加入,我就跟他说:我有“全能神”在保佑,可以不吃药、不打针、不就医,断然拒绝参加。以前,我跟丈夫原本是恩爱的夫妻,由于我痴迷“全能神”也渐渐变得冷漠起来,感情一天天地疏远,形同陌路;原本红火的养殖业,从此也变得萧条,最后彻底破产了,老王由于经常跟我生气也一病不起得了“半身不遂”,不久就撒手人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现在我彻底后悔了,就因为我迷恋“全能神”不到一年,钱物奉献了,人也没了,土地撂荒了,猪也赔光了。本来殷实富足的家庭,很快家徒四壁,变成居无定所,现在仅靠政府低保和孩子接济生活。今天我欲哭无泪也彻底地醒悟了,我能站出来、说出来,就是想把我的遭遇警示世人,擦亮眼睛,引我为戒,不能在上这个恶毒邪教的当了。 

【责任编辑:水月】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